2009年12月25日 星期五

2009 X'mas的移動城堡

平安夜!聖善夜!Alexander為學校的歲末音樂會演奏貝多芬的第五號小提琴奏鳴曲〈春〉,當最後一個音符釋出時,現場瞬間鼓噪聲、掌聲不斷,Blanca和我也沈浸在這份短暫的虛榮裡,他已經不是那個在我懷裡、背上攀爬的性感小肥猴了,而是個滿臉痘花、台風穩健、琴藝純熟的春風少年兄。逝者如斯夫!
這是個旋律充盈的世代,節目的壓軸是由高中部會演奏樂器的同學,45個人臨時組成雜牌軍管弦樂團,由Alexander擔任首席,演奏〈聖誕鈴聲〉、〈拉德玆基進行曲〉。這些青少年,國中時不是就讀音樂班、要不就是參加樂團,全校竟然可以找出:鋼琴、木琴、鐵琴、小提琴、大提琴、低音大提琴、長笛(人數最多)、單簧管、小號、法國號、低音號、長號、打擊等各種樂手,音樂會的精彩度不容置疑。
晚會散場後,大家忙著在場外道別、拍照,雪兒老師在人群中呼喊著:誰是文牆的把拔、馬麻?Blanca和我只得趕緊應和,老師很慎重地說:文牆很有天份,他的琴音能感動人,要為他多開扇窗。
古人練劍十年,小肥猴學琴也已經十年了,在這十年中他曾師事池炎秋、陳信宏、胡晉毓、吳庭毓、莊燿銘、蔡鴻宜、郭聯昌、戴麗雪等多位老師,機緣深厚,而未來呢?未來正等著他。

2009年11月8日 星期日

無言花

兩個月前,終於見到了魚藏夫人歌唱的師父Ben!
在唱歌這方面,魚藏夫人是我自高中以後,30年來唯一的師父,是她將我封印在靈魂深處歌唱的本能喚醒,她的歌聲讓我願意傾心、讓我願意臣服,對我歌藝的傳授,是無人可替代的浪漫薰染。第一次聽她唱「無言花」,就深深地被她孤而不怨的詮釋方式吸引住了,她的「無言花」是聽Ben唱了,才找江蕙的「無言花」mp3來聽,往後每次聚會時再依循著Ben的技術指點練習。但是,魚藏夫人強調:Ben唱的「無言花」絕無江蕙的流金匠氣,反而有男腔獨特的韻味。魚藏夫人的「無言花」已是一絕,怎還有人,而且是男人,可以詮釋出女人心裡頭那麼幽微細緻的情感?期待了一年多,一直無緣識荊。
初見面,Ben的第一首歌選唱「菊花台」,沒有周杰倫的Rap現代流麗拗口,卻保有詞意中的古深幽雅,於無聲處有聲,騁至柔處更柔,他的高音柔麗而不激越,層次井然。Ben像是不食人間煙火氣的仙人,信手拈來,無處不成聲,令人驚豔。
上帝啊!人間怎會有如此美聲!從外型來看,Ben是位五十幾歲不修邊幅的頹廢男子,但只要一手持麥克風,就純以神遇而不必以目視了。看他應是個飽歷人世滄桑者,但歌聲中對這份滄桑,卻極度斂藏,時隱時現,縱放自如。他的歌域極廣,舉凡中青代男女國台語歌手的歌,他都選唱了,沒有特定的曲風,宗師自有宗師的氣魄。曲終人散之前,他還是選唱了我們期待的「無言花」,我們在場的人都摒息聆聽,深怕錯過了每個音節,他除了依音節中規中矩吐出音符,還在副歌的尾音,加入花腔變調,不顯突兀,且韻味悠長。

經過了兩個月各自對歌曲焠煉,昨晚聚首,散場之前,很有默契地,由Ben開始,接著是魚藏夫人,最後是我,輪唱「無言花」,充滿師徒較勁的意味,酣暢淋漓!痛快!痛快!

2009年10月25日 星期日

霜降

節氣已霜降,天氣轉涼,往禪寺途中,路旁人家的牆角也能長出橘紅的花卉,仰視曖曖天際,橘花與雜亂電線形成自然與文明、熱情與冷淡的對比。

2009年10月19日 星期一

明潭秋色

這趟殘秋的日月潭之行,本來是我的任務,身邊有事走不開,請Joyce代行吾事,連相機也交給她,只簡單教了她一些運鏡技巧,她果然不負我託,拍了很多明潭秋意肅然、漫幻如水墨畫調性的照片。

2009年10月4日 星期日

中秋偶作

不是上善若水,不是下熱如火,只是中秋

四處雨密風急

讓人沒情緒

眼看雙颱來襲

上天下地,無所逃避

但可以稍事休息

應該喘口氣

更要想念你

2009年8月23日 星期日

2009年8月17日 星期一

淡江論劍

十年磨一劍,霜刃未曾試。這次能到淡江大學密集學習「數位攝影與影像處理」是意外,雖是意外卻收獲豐碩。本來按快門是信手拈來不假思索,上了馮老師第一堂課之後,按快門的手竟然會發抖,當我們拍照時的鏡頭、構圖、光源、色彩等等都關係著每一張照片的成功與否,雖然手會發抖,可是對美麗影像至善追求的信心卻更篤定,我知道該將鏡頭對準何處,該如何取捨畫面,該如何抓住被攝者的神情,心與手隨時協調,啟動著美感計算公式。不是猛龍不過江,高手雲集,反而令人更增鬥志,這是美學的競技,知性的更上層樓。

2009年8月11日 星期二

淡水暮色

時常留連於淡水街頭,一直以未能拍攝「淡水夕照」美景為憾,趁這次在淡江大學研習攝影技術之便,下課後前往渡船頭,等待著夕照來臨。

2009年8月2日 星期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