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0年11月27日 星期六

《詩經.豳風.伐柯》:「取妻如何,匪媒不得」,第一次執柯作媒,內心若狂欣喜跟著新人甜蜜蜜,那麼短的日子,小倆口MSN往返,然後約見面,緊接著熱戀,怎麼都照進度啊!讓我這個幕後推動幸福的手,初時反應不過來。對於愛情,我記得三年前在華陶窯看到一首台語詩:

阮厝站佇娘厝後,不時看娘咧探頭

情意總有九分九,路邊相撞頭勾勾

但若用白話文來寫,就不必那麼含蓄了:

我心中只要你,我們在一起,一起呼吸,一起喘氣

我夢中只有你,我們在一起,度過風雨,一直痴迷

生活中只是你,餵你吃東西,是我是你,一切有你


2010年11月20日 星期六

昔日風華──臺北賓館

臺灣總督官邸由福田東吾、宮尾麟與野村一郎設計,於1899年動工,1901年完工,為歷任臺灣總督宅第。造型為歐陸宮廷建築,屬法國布雜學院系統,為文藝術復興後期建築風格,亦謂之「馬薩式樣」(Mansard Style)1950年改隸總統府,做為招待國賓之館舍,稱「臺北賓館」,現屬中國民國外交部轄制管理。

建築是歷史的最佳記憶,近代的執政者已少如項羽入咸陽而火燒阿房宮將前朝暴政隡除之舉,但對古蹟焚琴煮鶴之事,還常聽聞。

細雨霏霏而帶點沈鬱的周末午后,在臺北賓館驚見,穿著和服的日本少女來緬懷、踟躕,彷彿我也跟著進入百年前的時空裡,她前生,是不是曾居於這座宅邸?今世,她這份專注的神情,讓我心緒也被牽動著。我們都在歷史的長河裡,端看如何自我觀照,與世推移。

2010年11月18日 星期四

畫神──有筆若劍

手中翻閱著董培新老師親筆簽名的《金庸說部情節:董培新畫集》,心底逐漸浮起年少時欲仗劍天涯的豪情懷想,我們都曾經有夢,那伴隨我們成長的武俠夢,是暫時遯跡人世、重新滋養心靈的藥方。長夜漫漫,靜思沈沈,是該掩卷嘆息,亦或擲劍狂嘯?
託祥琳女史買書,她在電話中興高采烈地問我:「今天下午我會見到董老師,你要不要索取董老師的親筆簽名?」如此良緣怎能放過,連紀總舵主的也請董老師一起簽了。
靈動不羈的筆觸,瀟灑自恣的色調,時而穠艷、偶然沈鬱。「凌空相擊」的沖靈劍法,長劍曲折是不是如世間痴男怨女般,應曲意自己,以柔力回護對方;「絕情幽谷」公孫綠萼與楊過,一個是落花有意,一個是心繫小龍女,縱使情花滿谷,身受花毒之苦,誰能絕情戒愛?而畫中兩人主體雖小,心念各自不同,畫者以細緻垂緩的山勢由上而下,穿過人物,再將視角下移至情花葳蕤視界,若兩人心境無限延伸。
金庸寫情至深,董公畫情至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