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0年11月18日 星期四

畫神──有筆若劍

手中翻閱著董培新老師親筆簽名的《金庸說部情節:董培新畫集》,心底逐漸浮起年少時欲仗劍天涯的豪情懷想,我們都曾經有夢,那伴隨我們成長的武俠夢,是暫時遯跡人世、重新滋養心靈的藥方。長夜漫漫,靜思沈沈,是該掩卷嘆息,亦或擲劍狂嘯?
託祥琳女史買書,她在電話中興高采烈地問我:「今天下午我會見到董老師,你要不要索取董老師的親筆簽名?」如此良緣怎能放過,連紀總舵主的也請董老師一起簽了。
靈動不羈的筆觸,瀟灑自恣的色調,時而穠艷、偶然沈鬱。「凌空相擊」的沖靈劍法,長劍曲折是不是如世間痴男怨女般,應曲意自己,以柔力回護對方;「絕情幽谷」公孫綠萼與楊過,一個是落花有意,一個是心繫小龍女,縱使情花滿谷,身受花毒之苦,誰能絕情戒愛?而畫中兩人主體雖小,心念各自不同,畫者以細緻垂緩的山勢由上而下,穿過人物,再將視角下移至情花葳蕤視界,若兩人心境無限延伸。
金庸寫情至深,董公畫情至心。

2 則留言:

昀儀 提到...

城主您好~無意間瀏覽了您的網誌,映入眼底盡是美絕的攝影大作與了得的文字工夫,二者相得益彰,幾忘情的將一篇篇佳作於一夕間欣賞罄盡,猶不過癮,一得空便點閱細雨桐花城,一則反復咀嚼玩味;一則亟盼您的新作,直至今日再現仍驚為天"作",謝謝您無私分享,讓白天處在亂象紛陳無所走避的現實裡,夜裡得有一方境似桃花源,可以隨之狂想,也能冥思。

細雨桐花城 提到...

昀儀女史:幸會!幸會!愧不敢當之。寫作是為免手中之筆生疏,深怕招式用盡,功力衰退,愧對師門。而攝影對我的意義就更重大了,除了是對白天工作的映襯與調合,也是我另一番心情隨喜沈澱。生活周遭有太多美好的事物,也有不愉快的煩擾臨身,但我試圖用「細雨桐花城」來記錄美好的心情,俯仰天地間。